武汉一线医生亲述:护目镜是网友捐的 全组只有我没感染

  • 时间:
  • 浏览:2466
  • 来源:湖南新闻网

武汉一线医生亲述:护目镜是网友捐的 全组只有我没感染

原本是一次正常的轮岗,谁知竟撞上疫情爆发,武汉某一线医院的实习医生小汤在12月的正常轮岗中被调往急诊科。家人原本可惜她不能够回来过年了,现在只求她平平安安的回家来。

截止至2月2日24点,全国共确诊17205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21558例,死亡361例,治愈475例。

以下为医生口述,时代周报记者整理并补充背景资料,为保护医生隐私,细节有所修改。

1

后来,所有的床位都是肺炎病人

小汤与爱人都来自武汉附近的一个小城市,两人高中时就在一起了,后来两人高考没能考到一个城市,开始了长达6年的异地恋。期间,爱人读完本科后出国,随后在北京工作。小汤也经历了漫长的医生课程加上规培。

去年,爱人终于成功的把工作调动到武汉,小汤也如愿考进了武汉一家著名的医院。两人准备在这个九省通衢、有着良好前景的新一线城市安居。用两人的话说,这既能照顾到老人,武汉的发展前景、特别是医疗方面的前景和资源也都很不错,有利于将来两人的发展。

去年12月,小汤按照常规的轮转,到急诊科轮值。她跟爱人约好,爱人先回老家,自己值完班,年后再找假期回老家。过完年,两人就要在武汉安家,开始新生活。

原本不能回家过年的遗憾,变为了爱人无尽的担忧。

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治疗方案(试行)》,2019年12月以来,湖北省武汉市陆续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从2019年12月12日至2020年1月5日,武汉市共报道符合不明原因肺炎59例。香港政府预留1400张病床,以备不虞。

“我们拿到的文件,跟全国拿到的文件是一样的,不会人传人。”仅有59例的肺炎病例,在冬季流感高发的季节,并没有让医护人员们过于紧张。原本在冬季,发热门诊和急诊也是挤满了人。

根据1月30日发表于医学期刊新英格兰杂志(NEJM),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作者来自中国疾控中心、武汉疾控中心等机构的文章显示。2019年12月中旬密切接触者之间就已发生人际传播,此外,1月1日至11日已有7名医务人员感染。

在“有限人传人”的消息到来后,伴随着小汤的整个医疗组同事慢慢出现各种各样的症状:咽痛、咳嗽、头痛、发热、呼吸急促,大家开始紧张起来。

但是,“上面不让瞎传”,医护人员们也都忙于应付日常的重压。

肺炎的病人越来越多,刚开始,急诊的床位1-3号用于隔离病人。“后来是1-10,再后来是1-20,全部是肺炎的病人,都隔离开来。”

1月1日,根据官方数据,确诊并上报的病例数字,停留在41例。

但是因为病毒用试纸不够,只有符合:发烧38度以上、血象有问题、呼吸道五项病毒、三项核酸都为阴性、肺部CT毛玻璃影的病人才能够申请去做病毒试纸。其余的,只能按照病毒性肺炎WHO的标准医治,“轻症都是让回家自己隔离”。重症也只能对症治疗,做生命支撑。

重症病人指标非常明显,是否出现呼吸困难,血氧饱和度情况如何。基本上没有医疗资源可以分配给轻症病人。

连医生自己都是回家隔离,“我们组我是唯一一个没有症状的了,连我的上级都中招隔离。”随后她还跟记者开起了玩笑,“同事说我该去特种部队”。

即便知道她没有症状,小汤医生的爱人还是放不下心来,每次上班前反复嘱咐,“带好口罩帽子、穿好防护服,不要因为防护服得省着就不脱,不吃饭免疫力下降了……”疫情以来的每一天都是如此。

2

那天,最初的9个患者里面,5个阳性

虽然小汤本人没有出现症状,但是同事们的焦虑也让她担心不已。“没有试纸,只能做各种检查,有人坚持不下去了,难受的不行就请假,但一两天就又回来上班。”

急诊部门的状况也不容乐观,发热门诊很快就爆满了,急诊部门压力更大。“病人太多了,不看不行。”

“发热的病人越来越多,但是只要来了我们都收。急诊的隔离怎么可能很严格,病人被隔离了,家属没有,到处乱窜,后面病床上的病人就很危险。”

当时,病人都用隔离帘隔好了,但是家属无法被隔离,在帘子间窜来窜去。“后面的床还有别的病的病人,很容易交叉感染。”

但条件所限,不确诊无法安排入院,病人的情况也不再容许回家隔离了,只能安排在急诊留院观察。只有确诊了的病人,才能够上报为新型肺炎,这个数字几乎由检测纸的数量决定。

病人源源不断,急诊的床位很快就爆满。“一张都没有了,要么只能等,要么转走。”

1月18日傍晚,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教授再次临危受命,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亲赴武汉。随后,她证实,人传人的现象在武汉、广东都得到了证实,尤其是武汉还出现在了医患之间的传播(人传人现象),那么当下的关键就是避免出现人传人之后的二代传播,医院尤其得注意。

他同时强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暂无特效药,最担心出现超级传播者。”

1月19日当天,下发了一批试纸。“那天,我们给9个病人做检测,有5个都是(阳性)。”

1月20日,确诊病例达到了291例,随后大量增加。21日为440例,22日为571例,23日为830例……到1月29日,已经达到了5974例。

医生们瞬间意识到,危险的除了病人,还有她们自己。一直到1月19日之前,一线接诊的医护人员,都只按照常规带了帽子和口罩。防备新型肺炎所需要的防护服、护目镜,没有一个人穿着。

这一批试纸,医护人员们没有自己使用,“试纸一个4、5000元。”小汤说道。

一位病人给汤医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位病人是半夜来的,小汤医生负责各项检查,她当时就判断,极大可能是新型冠状肺炎,快速会诊后,直接转入隔离病房。试纸到位后,立刻就确诊了。

让小汤医生受到震撼的是,陪护的家属,即便在防护措施足够好的情况下,也不愿意踏入隔离病房一步,去陪陪病人。“晚上睡觉就坐在我们医生的工位上睡得,不去陪护床。”并不断拉住往来的医生,问确诊了是不是就转去金银潭医院,是不是转去了就不需要陪护了。

“病人一个人在隔离床上坐着。我进去给她做检查。”小汤医生没有再说下去。

3

谢谢热心网友,可是没法吃

人传人被确认后,所有一线接诊的医护人员,都必须有防护服、护目镜、帽子、口罩等装备才能够安全接诊。

但医院并没有能够满足这么大需求的储备,毕竟这些装备,平时只有感染科的一线医生需求。时值春节前后,许多工厂早就停工,物流也停止发货,医院采购部门无法在短时间内为医护人员采购到足够的物资。

1月19日以后,确诊的病人大幅上涨,小汤所在的组别也开始了连班倒。

但同事们的症状也越来越强,不断的做检查、吃药也无法抑制。越来越多的同事回家自我隔离,组里的人手吃紧,剩下的人工作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回家隔离的同事,在病症有缓解后立刻回到了一线。“要么乏力要么咽痛,但是都还是坚持上班,除非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急诊室、住院病房也逐渐满员,一些重症、危重症的病人被安排向金银潭医院转院。但前来就诊的越来越多,“没料到有这么多病人”。

23号左右,医院所有物资几乎都在告急。小汤上班每12个小时才能分到一个新口罩,但按照新型防治肺炎的标准,应该是4个小时。她上班所穿的防护服,也是上一班人员穿过的,她穿后也要细心脱下避免损坏,下一班人员还要接着穿。“这些都是消耗品,原本不能这样重复使用的。”

“一直到这时候我上班都没有护目镜。”但她提到,随着三军医生进驻,物资匮乏的情况有所好转,起码口罩有所好转。

大年三十,医院越过政府,直接向社会求援。大年初一,在好心的网友帮助下,医院获得了一批捐赠物资。“物资都在陆续捐赠进来,只不过还要经过层层手续审批。具体怎么调配我也不清楚,我只是执行者。”

“我的护目镜是网友捐的,反复消毒着用,我们上班护目镜只能自备。”

除夕那天,前来就诊的病人明显数量少了,下着大雨,又刚刚封城。许多人都在家等着过年。与零星的病人相对应的,是源源不断地网友们点来的外卖:水果、饮料、饭菜,每一份上满都写满了满满的祝福。

网友赠送的外卖

“可惜没法吃,穿着隔离衣呢,不能脱,要省着用。上厕所也尽量不去”

当记者问到这种情况下,会不会紧张,会不会慌时。小汤医生说:“我不慌,反正我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随后说:“我去夜班了,我们还有很多病人,很多很多。”

“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现在就看火神山进度了,和时间赛跑吧。”

截止至1月31日,小汤医生和同事们还在进行“防护服接力”,轮流穿,小心翼翼地保护。

相关热词搜索:

武汉微创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简介

武汉微创光电股份有限公司自成立以来,深耕于应用环境复杂、技术要求高、定制化程度高的高速公路机电信息化领域,作为智慧交通领域的行业解决方案提供商,运用以视频为核心的监控技术和信息

2020-07-08

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新入股九途文化

天眼查数据显示,7月6日,成都九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股东新增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其公司注册资本也从500万增至约526万;此外,张维健退出公司监事,新增吴

2020-07-07

首家新冠疫苗研发实验室和生产车间项目在武汉落成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武汉7月2日讯(记者柳洁)由中建集团旗下中建三局承建的中国首家新冠疫苗研发实验室、华中唯一一家P3级生物安全型负压超净生产车间项目落成仪式在武汉生物制品研究

2020-07-02

长江武汉段及汉江武汉段1日起实施十年禁捕

新华社武汉7月1日电(记者王自宸)从今年7月1日零时起,武汉对长江武汉段及汉江武汉段实施十年常年禁捕。根据武汉市政府近日发布的通告,长江武汉段禁捕范围为长江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

2020-07-01

对话“红区”医生:除了做好防护 这儿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现在一些病人的情况在好转,这是让我比较开心的,越干越有信心。”电话采访到海河医院结核科副主任韩骏峰医生的时候,问到有关他的问题,韩骏峰总是只言片语,唯有说到病人的时候,韩骏峰

2020-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