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怕“金主”不靠谱!这家金租公司深陷债务泥潭,去年净利大降96%,发生了什么?

就怕“金主”不靠谱!这家金租公司深陷债务泥潭,去年净利大降96%,发生了什么?

多年爆发式增长后,西藏唯一一家金融租赁公司陷入泥潭。

日前,东旭集团控股的西藏金融租赁披露2019年年报。在营业收入增长31.5%的情况下,高企的融资成本使得公司净利润大幅下滑96.2%。与此同时,审计机构因无法判断公司五级分类的恰当、计提损失准备金额的准确性,对这份年报出具“保留意见”。

而自去年底开始,由于存在逾期未偿还债务、遭多家银行诉讼追债,西藏金租主要银行账户已被冻结,控股股东所持股权也被轮番冻结。

事实上,自2015年开业以来,西藏金租就以“高举高打”的激进风格为市场所知,无论是注册资本、资产和融资规模增速都显著高于整个行业,其流动性也一直被市场所担忧。

多名受访业内人士认为,随着金租公司监管评级办法的出台,西藏金租后续的评级结果不容乐观。根据办法,评级较低的公司监管可区别情形采取责令暂停部分业务、责令控股股东转让股权等措施,甚至依法启动市场退出机制。

净利润大降96%,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

成立于2015年的西藏金租,是西藏首家金融租赁公司,最初注册资本只有10亿元,东旭集团为公司控股股东,持股47%。

自开业以来,西藏金租的资产规模呈现快速扩张态势,十个月即突破百亿,随即完成大规模增资,将注册资本增至30亿元。

到2017年末,公司总资产已经突破200亿元,全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66%、267%,增速居业内领先水平。

2018年,西藏金租开始为市场所熟悉。一方面,公司获评主体及债项长期信用等级AA+,并获准加入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完成30亿元金融债发行;另一方面,公司完成二轮增资,50亿元的注册资本排名金租行业前列。

这一年,得到资本补充、资金渠道更加通畅的西藏金租资产规模大增135%,年末总资产接近500亿元,实现从小型金租公司到中型金租公司的跨越。

但与此相伴的,是西藏金租短期同业借款、长期负债的大规模增长,高企的负债成本也对利润造成侵蚀。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大增86%,净利润增速却不到10%。

这一特征在2019年体现的更为明显。据西藏金租日前披露的年报,公司去年营业收入43.3亿,同比增长三成以上,净利润却不到0.3亿元,跌去96.2%。

其中,西藏金租各项融资成本全年增加近16亿元,同比翻番,而同期营业收入只增加了10亿元左右。值得注意的是,审计机构对这份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结果。

审计机构称,对西藏金租的长期应收款按照风险资产五级分类的结果实施了检查、函证、访谈等必要程序,但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西藏金租公司五级分类的恰当,以及依据该结果计提损失准备金额的准确性,无法判断该事项对财务报表的影响。

债务纠纷缠身

给出“保留意见”的同时,审计机构还在审计报告中提醒关注西藏金租的流动性及偿债能力变化:

一方面,由于东旭集团出现资金流动性问题,导致西藏金租在东旭集团的63.2亿元存款支取受到限制,定期存款按期收回存在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公司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存在逾期未偿还债务,可供经营活动支付的货币资金短缺,年度业绩大幅下滑,表明公司偿债能力具有不确定性。

公开信息显示,去年底至今,西藏金租陷入多起债务纠纷,接连遭多家银行、租赁公司诉讼追债。

其中,今年5月底,经鞍山银行申请,法院裁定冻结西藏金租1.06亿元银行存款或查封等值财产,进行诉前财产保全。

平顶山银行则在今年2月向平顶山中院申请了对西藏金融租赁的财产保全措施,涉及金额2亿元。

今年1月,四川资阳中院根据安岳农商行申请,裁定对西藏金租4500万元内的存款和应收账款予以查封和冻结。同时,宜宾商业银行又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西藏金租向该行支付回购价款、溢价款、违约金合计近5亿元。

成都农商行则在去年12月底向成都市中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对西藏金租的财产在9.7亿元的范围内采取保全措施。

而在12月初,中铁建金租已向天津市第三中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冻结西藏金租银行存款2.67亿元,或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财产。

去年11月下旬,新疆银行向乌鲁木齐中院申请诉前保全,请求对西藏金租共计1亿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查封、扣押、冻结西藏金租价值1亿元的财产。

更早之前,遂宁银行在11月中旬向遂宁中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查封西藏金租拥有的价值5.27亿元的财产。此后法院裁定冻结后者账户内的5.27亿元存款,期限一年。

不靠谱的“金主”

在多位受访人士看来,西藏金租陷入经营泥潭,既在于过度依赖短期同业借款、短拆长用带来的本身流动性问题,也受到大股东债务危机的极大影响。

而早在去年11月底,评级机构穆迪就将西藏金租的主体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以反映该公司战略和融资成本的不确定性,原因是大股东东旭集团的流动性问题及潜在的股权变化。

穆迪当时表示,西藏金租依赖短期批发融资支持长期租赁业务,由此带来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使其面临较高的再融资风险。数据显示,去年末公司短期同业阶段在总负债中的占比接近七成。

到今年1月,联合资信也发布了下调西藏金租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的公告。

联合资信指出,总体看,东旭集团作为单一最大股东,对西藏金租的支持能力明显弱化,加之东旭光电违约事件的发生使西藏金租外部融资难度及资金成本明显上升,被东旭集团占用的资金未来回收情况亦不明朗,以上因素导致公司面临较大的流动性风险管理压力。

“同时,西藏金租与东旭光电存在一定规模的协同业务,资产质量亦面临下行风险。此外,未来股权变动情况尚无法判断,或将对西藏金租公司治理架构及业务发展带来一定影响。”联合资信称。

据工商信息,去年底以来,东旭集团持有的西藏金租48.5%股权已被多家法院轮番冻结。此外,东旭集团日前披露的年报显示,去年集团巨亏310亿元。

“租赁圈是真的怕‘金主’不靠谱,本来就主要吃利差赚钱,那边资产收益率已经在降,要是大股东还出问题,融资成本一下就上去了,能不能找到钱都不好说,那整个资产负债错配一下就断了。”一位中型银行系金租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另一位大型金租公司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则提醒称,审慎经营应当被视为行业铁律,“资产端扩张的同时要做好负债匹配,不是说获准进入同业拆借市场就可以乱来了,还是要多补充一些长期资金,降低错配率,尤其是中小金租公司、非银行系金租公司。”

相关热词搜索:

就怕“金主”不靠谱!这家金租公司深陷债务泥潭,去年净利大降96%,发生了什么?

多年爆发式增长后,西藏唯一一家金融租赁公司陷入泥潭。日前,东旭集团控股的西藏金融租赁披露2019年年报。在营业收入增长31.5%的情况下,高企的融资成本使得公司净利润大幅下滑9

2020-07-09